《大制若娱》精彩回顾:《重生》背后,优酷的自制剧布局

2月以前
骨朵编辑部






编辑 │ 星星



2020年开年,悬疑赛道上迎来了一部重磅作品《重生》,作为“白夜宇宙”的第二部作品,《重生》刚一播出,便以豆瓣开分8.0的成绩成为剧集市场不可忽视的存在。《大制若娱》第三期,骨朵特别邀请《重生》的三位重磅幕后主创:阿里影业副总裁、自制剧敦淇工作室总经理、金牌制片人、《重生》总制片人敦淇,熠宣文化CEO、资深制片人、《重生》总制片人张为为,以及《重生》导演杨冬,与骨朵传媒总编辑李乔,共同探讨《重生》的幕后故事。

 

在 《白夜宇宙“重生”打开优酷自制剧新局面》的圆桌直播分享中,几位主创侃侃而谈,字里行间中干货满满,对特殊题材如何安全落地,悬疑题材的内容创新、技术如何为内容赋能、选角上的心得体会,乃至平台的偏爱与打法等问题一一作出解答。

 

对于《重生》这部剧,几位幕后操刀者也有着更为深刻地理解与定位:虽然与《白夜追凶》都出自指纹笔下,与其世界观有所关联,但《重生》却是一个单独的作品,而他们更喜欢在前作的珠玉面前,做到和而不同,进行创新尝试,为悬疑剧增添新的时代特色。而在《重生》背后,优酷对于自制内容还将不断加码,其开发标准也在此次的直播分享中作出详细解释:橄榄球战术下,不做中部的大体量作品,而是一手抓小而美头部圈层剧,一手抓泛人群的优质网台剧。



骨朵出品的《大制若娱》是一档针对影视行业从业者的线上直播分享交流栏目,依托骨朵强大的行业资源支持,基于骨朵数据产品及媒体渠道并结合外围新媒体渠道进行推广,邀请影视行业领军人士从影视产品的IP孵化、内容创作、影视制作、产业革新、投资把控、宣发营销、数据分析、粉丝经济等多维角度解读影视行业现状,分享影视作品产业链的制作经验,基于个人经验向大众输出行业知识,聚焦影视行业当下热点与发展趋势。


未来,骨朵还会邀请更多的优秀创作者来《大制若娱》分享实战经验,敬请关注。



前期筹备:一部不容易的精雕细琢的作品


主持人李乔:《重生》这个项目大概筹备了多久?

 

张为为:这个项目大概是2018年年初的时候拿到的,拿到的时候就特别特别激动。因为这是一个很男性的悬疑涉案剧,而且扎实的剧本案件故事线及人物情感故事线都非常的吸引人,真的非常非常好看。我们前前后后大概筹备了有三个月,筹备过程中我们去过很多的城市勘景,最后还是选择了重庆。这个城市特有的层峦叠嶂的特质、码头文化的文艺气息、云山雾罩的悬疑气质,都是特别符合《重生》的故事内容的,所以最终我们选择了在重庆拍摄。

 

主持人李乔:导演为这部戏做了哪些准备工作?

 

杨冬:首先,张总和我看到剧本之后,便在第一时间与编剧指纹老师见面,大家对剧本进行了比较深入的沟通,包括对剧情的理解、对人物的理解等,最终确定我来执导。其次,我们在勘景的过程中选择了好几个城市,但最终还是选择了重庆,因为它高低错落的城市质感与雾气弥漫的感觉,十分契合我们戏中男主秦驰的内心世界,也特别契合《重生》扑朔迷离的质感。经过三个月的筹备,在确定了主创班底、取景地之后,大家开了很多次的讨论会,探讨如何构建这个故事的整体质感,最终在重庆顺利开机。这个戏我觉得还是挺不容易的,虽然重庆这座城市本身就有着特别的韵味,但是拍摄上的压力非常大。

 

主持人李乔:这部剧拍了有多久?

 

杨冬117天,将近四个月。因为这部戏的场景比较多,也相对比较分散,而重庆又素有山城之城,相较于一般平原地域的城市,其地域环境以及交通十分受限。所以每一次转场,我们的工作人员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整理、布置拍摄设备,大家每天就像打仗一样。

 

主持人李乔:平台如何评定这个项目?

 

敦淇:这个项目是指纹老师白夜系列下的一部作品,而之前《白夜追凶》便取得非常优异的成绩,但对《重生》我们还是有一个独特的认知,我们认为《重生》是一个自我品牌的独立作品。而为为总与杨导,以及整个《重生》剧组的老师,都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专业度非常高的一个团队。面对很多的爆破、枪战与动作戏,都体现出了很高的职业性与专业性。《重生》差不多在5月份精剪完成,于今年3月份在网络上播出,这期间,导演、剪辑师、音乐,大家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对各个方面进行雕琢,各方对这个项目都非常肯定。而《重生》这部戏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不看到最后一集,不看到最后10分钟,大家就不知道714枪案的真相是什么,非常烧脑。

 

主持人李乔:有《白夜追凶》的珠玉在前,最初《重生》是否有压力?

 

张为为:说实话,压力特别大。最初拿到剧本的时候,因为它也是指纹老师白夜宇宙世界里面的另外一部作品,因为《白夜追凶》非常的火爆,珠玉在前,那我们在做另外一部戏的时候肯定会有无穷的压力。但是有压力,我觉得也是我们整个团队的动力。虽然我们是两个作品,两个团队,但是我们从选角、从创作、从拍摄、从剪辑,每一项我们都尽全力去做到最好。在播出期间,肯定很多观众也会带着《白夜》的观点来看我们,我觉得中间肯定是赞扬与争议并存的。我觉得有争议是好事情,因为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讲,都是一种鞭策。其实做到今天,我们对我们的《重生》是非常有信心的,希望观众能够被我们的故事所吸引。

 

杨冬:我觉得指纹老师的剧本厉害之处在于他所传达的信息不仅仅是表层单一的信息。比如一场戏,一句台词,你现在听起来不太重要,但是你回过头来再琢磨这场戏的时候,你就会突然反应过来,原来他还有这个用意在这儿,他是为了后面其他的戏做铺垫呢。所以我认为这是指纹老师的剧本有意思的地方。《白夜追凶》我也看过,确实非常好。《白夜追凶》是兄弟两人在同时扮演一个人,而《重生》是一个人演了两个,双重人格、不同个性。这也是我们认为《重生》与白夜宇宙有勾连、异曲同工的地方。



主持人李乔:平台对这类剧有哪些要求?

 

敦淇第一是剧本,要全剧本呈现给公安部,一般行业剧一定是公安部参与审查,审查完之后再给到广电总局,是双部委的审查。第二是开机拍摄。而第三,因为这么多年,我们自身与平台都总结了很多经验,如虽然没有明文规定血腥暴力,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大家都会有一个感知,会在这个边界中去释放我们的创造性。而且不管是公安题材,还是其它题材,包括古装宫斗剧,广电总局与行业主管的监管都越来越规范,我们能够感觉到行业正回归到内容本身,且越来越规范化、专业化。

 

主持人李乔:作为一部公安题材的作品,《重生》是如何安全落地的?


张为为:在这里要特别感谢公安部金盾影视中心的刘海英刘主任,因为《重生》这个项目是刘海英老师来负责剧本评估的,并且在拍摄过程中对我们进行了全面的指导。之后剧本又拿到了公安部宣传处,然后在公安部宣传处领导的指导下我们进行了一些合理的修改。因为这个戏的编剧指纹老师,之前是一个从事律师职业多年的工作者,所以他对公安和公检法这一系列的工作流程都是非常熟悉,他在创作当中其实相应的有很多地方是做好规避的,但是难免可能有一些细节的地方还是需要公安部宣传处最专业的老师们来做指导。


在拍摄过程中海英老师就对我们所有公安刑侦人员的办案工作流程有过明确的指导,包括言行举止、动作规范等。而且还特意给秦驰、胡一彪,以及整个探组的警员们都一一开过专门的培训课程。



关于细节:希望悬疑剧有一点点新的东西


主持人李乔:《重生》中很少看到比较血腥或者暴力的镜头,这是在创作上的有意规避?

 

杨冬:我是觉得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们能让观众感受到那种紧张压抑的手段有很多,不一定非要完全的血腥暴力,所以我们在拍摄的时候也是有些规避的。但我们也有一些打斗的戏份,是必须要保留的。所以我们在拍的时候是有做取舍的。

 

主持人李乔:关于电影质感、文艺范儿、节奏慢的评价如何看?

 

张为为:首先,我认为有争议是特别好的事情,因为每一位观众都有自己的想法,就害怕有些戏没有争议。其实我们在最开始做这个戏的时候,也是带了很多的挑战,我们也非常希望能够做一些不一样的项目。我个人认为,很多的涉案剧从开片,绝大多数都是硬桥硬马的强事件开场,所以你会觉得节奏非常快。而《重生》不同于其他的剧,他是以男主人公的内心视角开场的,内心视角的展开就肯定需要大量的旁白画外音。以至于后面的剧情中,我们甚至是多画外音、多视角的,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故事线、不同的情感线,我们都设置了在那一刻,只属于这个人物的内心独白。我觉得这也是很大胆、很突破的一种尝试,这些不同于常规的设定都构成了这个戏特有的风格。


第二,我们这个戏的摄影指导李鹏老师,他之前也拍过很对的悬疑涉案剧,比如柳云龙导演的《风筝》。《风筝》《九州缥缈录》都是由李鹏老师担任的摄影执导。所以他是非常熟悉那种悬疑的镜头、悬疑的风格的。但是这次,反而我们不想用之前大家常规用过的那些镜头展示,我们选用一些平静的叙述,能够更好的看到秦驰这个男主人公的内心世界,一点点的铺陈。

 

主持人李乔:秦驰的内心独白的台词部分,是导演特意想要展示?

 

杨冬:这个是我们的编剧指纹老师设定的,这也是我觉得指纹老师剧作高级的地方,他通过不同的人物、不同的心境,慢慢的渗透,让观众看见每个人物的特质和改变。在这一点上,刚刚张总说有挺多争议的,但是其实恰恰就是因为这一点,才是我们觉得这个剧本有意思、不同寻常的地方。因为传统的画外音不外乎大概就两种类型,一种就是以第三人称视角来讲,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讲,比如1937年或1934年怎么怎么样。第二种,就是男主演或者女主演一两个人的画外音贯穿始终。


而《重生》与其他的剧不同,剧中的几个主要角色都有自己的内心独白。首先,我觉得这种形式很独特、很新颖。而且指纹老师写的内心独白的台词,它是很有味道的,是值得仔细去品味的。有的信息它不是表层信息,它会含下两到三层的意思。从这儿我就想,为什么有这么多角色都有画外音?因为《重生》并不是秦驰一个人的重生,而是一群人的重生。所以这个画外音,我们主创团队觉得是很有意思的,非常有特点。


至于说到节奏慢,我个人倒不是这么认为。可能很多观众说的节奏慢,是说剧情推进的速度和展开、主次线上的推进没有那么那么快,所以大家觉得有点慢。但我认为节奏不光是故事,它也是人物的内心节奏。因为《重生》表层是侦破案件的故事,但是底层却包含着秦驰等人不断的寻找真实的自己的故事。所以我个人不觉得它有多慢,我觉得是娓娓道来、慢慢推行的。

    

主持人李乔:弹幕能够给主创一些什么样的反馈?

 

敦淇:我觉得从04年拍《幸福像花儿一样》开始,到如今近15年的时间,有几个方法论是我受益无穷的。第一个是创新。不管是哪一部剧一定要创新,而这个创新也要有技术含量的创新,领先半步,在类似的作品中,比别人有那么一点点新东西,让用户看到一些新的艺术展现形式。第二点是逆向思维。很多的剧我们可能都要打破其之前这种类别的常规性,用逆向思维思考。千军万马走阳关道,但是我们一骑绝尘,走我们的独木桥,但往往这个独木桥就独一份,这是我这么多年总结的一些经验。


因为在观看时,观众会不由自主地与《白夜追凶》做对比,因此不少弹幕都提到《重生》的风格。《重生》在前面铺设了很多的社会关注案件,我觉得无论是刑侦剧还是公安题材,除了要追溯真相,其社会价值能否与当下有一些映射也是十分重要的,《重生》在这一点上就做得很好,如家暴案、兄弟情、母子情,这些最终都落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上。因此《重生》是一个独立的项目,有其自有的叙事风格,当然这里面也有很多指纹老师白夜宇宙观的人物。



很多观众认为我们的叙事有些慢,其实我们之前也有过思考,用一个强情节、快节奏的叙事风格去打造《重生》其实是完全可以的,但是我们也觉得是否能让《重生》的节奏慢一点,或者不一定要用思考,而是与用户的一种共情,如果能够通过一个悬疑剧产生一种共情,这就是我们在这个作品的创新中所付出的努力,而不管它未来是何种结果,这份初心是我们主创团队要坚守住的。

 

主持人李乔:在制作和宣发的过程中,平台给到了哪些资源的助力?

 

敦淇:《重生》这个项目跨度不到两年,是一部精雕细琢的作品,每个部门在评估时也都给了非常高的评分。内容为王,内容是前面最重要的这个1,只有前面这个1立住,宣推这个0在1后面才能呈现无数的可能性。所以《重生》首先是一个过关的好内容,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文娱的内部平台,关键位,开屏,都会给到头部的资源推送,包括整个集团的相关团队,如钉钉、支付宝、高德、饿了么、盒马鲜生,本地生活所能触达的场景,都有我们的宣传赋能。在户外的车站、高铁站、机场,包括户外大屏与新媒体,此次《重生》我们也是投入了非常多。我也想跟所有朋友分享,其实对于平台来说,内容为王,回归到创作的初心,才是未来能够在这个行业中取得长久竞争力与胜利的法宝。



演员选取:剧组的所有演员都很合适


主持人李乔:这部剧演员同样功不可没,选择演员的标准是什么?

 

张为为:我们选演员最重要的标准就是合适。因为我们从开始筹备的时候,包括跟导演,跟敦淇总,我们在一起聊这个人物的时候,当时我们一直认为第一人选就是张译。为此我们还把《士兵突击》又完整的看了一遍。当时张译老师正在常州拍戏,我跟我们的casting团队一块去到了常州,与张译老师见了一面。当时他已经看过了前五集的剧本了,他也很激动,迫切地希望能看到五集之后的剧本。当张译老师看完所有剧本之后,马上就决定要参与拍摄我们的《重生》。



《重生》中的演员年龄跨度是兼并了老中青三代人的,从年长一些的吕凉老师、宋春丽老师,到中年的刘冠成老师,再到青年的张昊唯、赵今麦等,所有角色的选择,我们都是本着最合适为唯一标准,从而来诠释《重生》中的每一个人物、每一个角色。 

 

主持人李乔:平台是不是有一套选演员的系统?

 

敦淇:我们有北斗星系统,从剧本评估到演员的甄选再到未来宣发的准确推送,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不仅仅是演员,包括导演、编剧、IP,都有大数据的抓取。它能根据故事的人设、人物性格、剧情、演员CP,进行抓取,并给到主创团队一些指导性的意见。在今年这个市场,需要更多聚焦的头部内容,如何打造头部内容?精细化就是其中之一。

 

主持人李乔:大叔萝莉的人设十分特别,在引导演员时做了哪些工作?

 

杨冬:张译老师是非常优秀的演技派加实力派演员,赵今麦虽然没有经过专业系统地训练,但是她的直觉、直观的感受力都非常地准确和敏锐。

 



敦淇:我们在选择陈蕊这个角色的时候有三次试戏,赵今麦对人物、角色、细节的把握,都是最好的。张译老师作为我们的艺术总监,在演员选取上也给出了很多意见。所以我们最终共同确定赵今麦。在实际拍摄中俩人的合作也非常默契。

 

主持人李乔:如何看待张译老师的表现,能否讲一些细节的故事?

 

杨冬:张老师是一个特别认真、特别较真儿的演员。他每一条都能带给人一些小惊喜与小意外。不仅仅是演技好,他也非常敬业。拍摄的时间是从9月底到春节前,而重庆的冬天没有暖气,而剧中展现的季节又是一个深秋,因此演员的衣服不能穿得太厚,现场的工作人员包括演员们都穿上羽绒服御寒,但张译老师就穿着戏服,然后把热水袋往脖子上一搭,手下意识地在抖。他说秦驰就太舒服了不对。同时在演员的调度、拍摄、光影、机位上,他也经常能提出一些非常好的点子。

 

张为为:我就觉得张译老师是我拍戏这么多年以来遇到的对自己最严格、最苛刻的一个人。他每天一定会抽时间去健身房跑步一小时。而他是男一号,经常要在早上六点钟出早工。在如此大的工作量下还要保持非常好的一个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我觉得这是非常难得的。

 

主持人李乔:如何评价其他演员的表现?

 

杨冬:我觉得我所有的演员每一个人都准确地完成了自己的角色。包括刘冠成、赵子琪、江涛老师,张昊唯、徐佳等。每个人功课都做得非常好,而且不是简单地完成,而是都是有自己的想法,整个剧组大家的创作氛围非常浓厚,像一家人一样,特别舒服。



未来布局:系列、to C与橄榄球战术


主持人李乔:平台是否会继续把“白夜宇宙”开发下去?

 

敦淇:这是一个大课题,指纹老师的白夜宇宙有三部曲,如今只拍了《白夜追凶》,而《重生》可以算是《白夜追凶》的一个前传,但《重生》与《白夜追凶》是两个不一样的作品,每一部都是单独的个体,只是在指纹老师这个大的世界观下有关联性。



对于未来,我们可能不仅仅是白夜系列的问题,或者可能是重生系列的问题。包括今年我们的一个重点项目《重生之门》,以及未来与为为总和杨导,还有一些刑侦剧与其它题材的合作,这种原班人马讲一个故事,是一种勾连。而剧中的人物个体出现在另一部剧中,也是一种勾连。


但作为平台而言,这种可持续的、能够持续稳定形成一个系列化开发的矩阵,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不管是哪个系列,我们都希望能够像好莱坞一样,在漫威宇宙世界观下不断出现英雄人物,也希望有系列作品,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努力的地方。

 

主持人李乔:采取提前点映的排播方式的用意是什么?以后会成为一种常态吗?

 

敦淇:我们现在是一种toB的模式,未来可能会是to C,对于真正好的内容,用户会心甘情愿为它买单,这可能是未来一个大的赛道转变。优酷今年另外一部to C的网剧——《人间烟火花小厨》的分账就已经破亿,这个是to C端的力量,所以未来to C既解决了平台成本的问题,同时也解决了整个内容的活力问题,真正好的内容就可能没有天花板,所以这对于优质内容,是一个非常好的出口。所以现在推出的超前点映是要让用户慢慢地有这方面的心智,同时也给优质的内容一个更好的商业回报,目前大家都正在做这方面的探索。

 

主持人李乔:to C端的剧与当下的常态剧,未来在形态上会不会有一些变化?

 

敦淇:我觉得可以看美剧、韩剧、日剧、韩剧,这种to C端的剧不可能像现在24集、30多集这样的一个体量,它可能会更短一些,如12集左右的英美体系这种,而且它(每集)时长会更长一些,可能50分钟甚至一个小时,基本上按照电影的画质。


第二,它的叙事风格肯定也不一样,如像《重生》to C的话,肯定就不会是现在的这种方式,而是我们更多的按照电影市场的要求,在强情节、快节奏上做到极致,只做12集,从一开始714枪案到12集找到真凶,整个故事结束,中间很多其它的叙事方式也要改变,这都要完全基于用户需求。之后通过口碑营销传播这样,大家口口相传吸引更多的用户付费收看,这样一个完全类似电影化的运作流程,所以未来可能在片长,每个片子的集数,叙事风格,人物塑造、镜头语言,乃至话里话外的节奏等方方面面都与当下不一样。

 

主持人李乔:阿里巴巴文娱布局是怎样的?

 

敦淇:我们自制剧团队成立也就一年多时间。但不管是国外的奈飞,还是国内的几大视频平台,自制的权重会越来越重。自制一方面可以做到非常好的成本控制,另一方面也能够弥补平台对于不同类别题材的短板。而我们现在自制内容是采取的橄榄球战术,不太去做橄榄球中部这种体量最大的剧集,而是聚焦橄榄球的两端,一端是小而美的垂直细分市场,并以年轻女性用户为需求,也叫圈层剧。但圈层虽然是小而美,但我们要做的是它的头部内容,特别是古装剧、青春校园题材,也包括撒糖剧。


橄榄球另外一端是做泛人群的网台剧。像原来我们做《金婚》讲一句话叫“南北通吃,老少咸宜”,现在叫做泛人群剧,能够跨越几个年代的受众,让大家都能买单,是比较难的,但这种泛人群剧的网台剧,其影响力、传播能力、社会价值较纯网剧相比要大很多。所以自制剧未来会在这两端,我们能够希望跟更多的优质的内容,优质的伙伴合作。

 

主持人李乔:泛人群的项目更倾向于哪些类型?有没有更具体的划分?

 

敦淇:从题材上,古装的女性题材是泛人群里面最大的点金石。如《是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那年花开月正圆》这些戏都非常有泛人群的头部效应,这是第一个。但是要注意的是,里面一定不要涉及宫斗、权谋元素,而是可能更多地像《那年花开月正圆》一样做出一些变化。但无疑大女主的古装题材是在泛人群中最具影响力。


第二个是现实主义,包括之前的《都挺好》等都市题材剧也在泛人群剧中,而这种现实主义题材也是国家大力扶持的,所以未来这种都市题材会更多一些,但都市题材剧一定要有时代的痛点、社会的热点、话题性。


第三部分,则是《破冰行动》《人民的名义》这种,在男性用户的后面也覆盖到了非常强大的女性用户,而女性观众面对这种刑侦剧、反腐剧认可程度也非常高,因此战争题材、军事题材,公安题材,包括医疗题材的行业剧可能是我们第三部分的内容。


第四部分是青春校园如何才能做到泛人群剧。像《冰糖炖雪梨》这种用多元素叠加,做到又甜又燃,也让观众叫好叫座,所以我觉得未来这种剧一定要摆脱完全的甜宠。而再进一步推,圈层的甜宠剧如何撒糖,我觉得首先要满足圈层用户的需求。这就要求制片人或导演非常清楚项目的用户的人群,如是18岁到29岁,还是18岁到35岁的轻熟龄人群,这都需非常精细化的运作,所以做一个泛人群剧是不太容易的,但是一旦能做到一个泛人群剧的头部内容,其影响力就非同一般。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