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家赛跑,新玩家入局,视频平台到了关键期

2月以前
骨朵编辑部





 文 │ 谷



紧迫的环境,让人们意识到现在到了一个关键时期了,不论是影视行业的制作者,还是承载内容的平台方,这一两年的关键词紧紧扣着“变化”,尝试了不同的合纵博弈方式,试图找到新的突破点,毕竟烧钱大战该结束了,开源节流意识被各方重视起来。


会员数据上,爱奇艺会员数达1.07亿,腾讯视频会员数1.06亿,优酷月付费用户增长59%,芒果TV会员数达1800万,B站的会员数在去年Q4也达到880万。



一方面是中国的视频平台会员数迈入亿级时代,成为待开发的蓄水池;一方面经济下行,整体广告大盘下滑。也就是说,以往广告是几大平台的最大营收,但现在会员增长发展迅猛,会员收入大有超越广告收入的趋势,视频平台到了下一个关键节点。


与此同时,B站、今日头条异军突起,全然不同优爱腾芒的生态模式,B站和今日头条以UGB模块和技术条件为巨大优势,在短视频、二次元等“新世代用户”的挖掘上,站稳脚跟。到了2020年留给视频平台的难题是,如何突围?如何找到更适宜的发展模式。



不断进击的芒果TV


就在最近,几大平台披露了其2019年的年度财报,数据表现非常直接,去年一年里爱奇艺、优酷、B站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爱奇艺亏损数值达到103亿以下是几家之中亏损最多的公司,去年靠着《陈情令》超前点播豪赚的腾讯视频,亏损值也达到了30亿以下。


芒果TV是去年的一匹黑马。几家视频平台财报对比中,芒果超媒是唯一一家实现盈利的公司。


财报显示,芒果超媒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25.23亿元,同比增长29.63%,其中芒果TV运营主体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1.09亿元,同比增长44.63%,在广告业务、会员业务、运营商业务均实现较快增长,会员业务增幅超过100%。


抓住年轻用户、女性群体,主张承担“社会价值”,做青年文化价值引领者,芒果TV一路成长。通过垂直生态的打造提前定位用户,以差异化标签突显竞争实力。相较于一直在争夺大版权剧的优爱腾,聚焦于年轻女性、走品质化的芒果TV显然选择了一条更为精致的道路。



在影视综艺内容商,芒果TV开年的爆款剧集《下一站是幸福》《锦衣之下》以及老牌综艺节目《妻子的浪漫旅行3》等作品在市场上有着不错的热度口碑反馈。此外,开年的特殊时期内芒果TV的内容优势展现出来了。数据显示,春节期间APP日人均使用时长同比增长42.1%,在在线视频行业头部APP中增速第一。


几家长短视频平台竞战中,芒果TV有意补足自己短视频短板,建立社交生态。2月7日的投资者电话沟通会中,芒果超媒曾提到从未来的竞争格局来看,短视频进军长视频门槛相对较高,长视频进军短视频门槛相对低。芒果TV布局短视频,以渠道结合制作推出新内容。


去年推出的大芒计划,准备通过制作人培养机制、制作人供应内容生产、搭建以原创制作人为核心的内容社区,打造PGC+PUGC+UGC短内容平台,打造自己的UP主养成体系,以补足长视频平台的“短板”。


瞄准女性生态,不断推出女性题材作品,同时继续发展人才工作室模式,与小影视公司牵手,芒果TV背后湖南广电,走了一条相对稳妥的路线。



优爱腾的新节点


作为视频江湖中的老三家,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在去年一年里的成绩有喜有忧。从财报上看,三家视频平台分别呈现出不同的特别点。


作为一脚迈入亿级会员时代的第一家视频平台,爱奇艺一直对标奈飞,会员收入成为2019年主要收入来源。数据显示,2019年爱奇艺总营收达29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全年运营亏损93亿元人民币。营收结构上,其他收入占比13%,内容分发占比9%,在线广告收入29%。


值得注意的是爱奇艺会员收入占到总营收的50%,这已经是爱奇艺会员收入连续六个季度超过广告营收。爱奇艺2019年会员服务全年收入144亿元,付费会员数达到1.07亿。会员服务已远超在线广告,成为爱奇艺最主要的营收来源。


爱奇艺营收


爱奇艺被称为中国的奈飞,一直以强调科技+娱乐,打造长线的IP生态,爱奇艺的“苹果园生态”就是多业务联动模式,强调发展IP的商业价值。今年爱奇艺还将发力短视频,构建社区生态。前些天爱奇艺推出短视频APP随刻,内容产品包含自制版权长视频内容和短视频内容,覆盖娱乐、明星、开箱、游戏、搞笑、知识等众多垂类。利用AI技术运用到内容创作生产、分发、播放、变现等全流程。爱奇艺意识到会员和UGC内容的重要性。



相比之下,腾讯视频游刃有余。与二次元文化一向紧密绑定,腾讯视频去年用户规模达到了亿级。根据财报数据显示,腾讯视频腾讯视频的收费增值服务账户数同比增长12%至1.8亿,视频业务亏损减少至30亿以下。腾讯视频Q4季度的广告收入同比下降24%。腾讯视频在内容上发力,上线了《庆余年》《演员请就位》《陈情令》等高热度作品,尤其《陈情令》重新定义了视频平台会员收入模式,开启超前点播,首次试水就获得了巨大反响。


在会员上,财报显示阿里大文娱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优酷和UC。其中Q4优酷的日均付费用户数量同比增长59%,这一增长主要得益于优酷在重点活动期间对新付费用户更具针对性的选择,选择自动续约的付费用户增加,以及中国零售市场88VIP会员针对的贡献更为显著。去年暑期档优酷上线了《长安十二时辰》高口碑剧集,背靠大文娱平台,优酷同时注重分板块布局,以“自制+独家优质版权+分账模式”的模式吸引用户关注。



不论是转变路线的爱奇艺,还是积累用户不断开发年轻用户的腾讯视频,亦或者主打精品内容的优酷,三家平台在不同程度上都感受到了内部和外部的压力。内部压力来自于会员天花板到顶,广告大盘持续下滑,平台要开源节流。在如何激活会员刺激收入上,IP一直是重中之重,今年三家平台都玩起了“超前点播”,这一定程度上表明这已经是关键时刻了。


外部的压力则来自于,不断成长中的年轻人社区B站,以及半路出家的头条系和它的短视频。


来自B站和头条系的隐忧


如果用一片惨淡形容上半年各家影视公司的状况,那么和今日头条绑定的欢喜传媒,一定是幸运儿。


根据欢喜传媒的末期业绩,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欢喜传媒年度收益及电影投资收入8.14亿港元,同比增长366.37%;毛利3.44亿港元,同比增长284.61%;公司拥有人应占溢利1.05亿港元。官方报道称,欢喜传媒的收益主要受惠集团独家投资电影《疯狂的外星人》及参与出品的电影《我和我的祖国》院线票房成绩理想,加之欢喜传媒独家运营的流媒体平台“欢喜首映”收益增加,为年内收益带来显著贡献。


今年开年与头条系的合作让欢喜传媒赚得盆满钵满,公司的欢喜首映APP于2020年1月及2月的活跃用户合共超过1300万。欢喜首映平台的付费用户已累积超过200万,欢喜首映APP的下载次数已超过1100万。



凭借与欢喜传媒在《囧妈》上的联手,头条系再次高调进军长视频,打得院线电影措手不及。实际上,从系列微综艺的开发抢夺广告商,到《囧妈》《大赢家》院线电影上线,与德云社、开心麻花、笑果联合上线的“喜剧场”,头条系的动作不断。手握重金,头条系有长视频最缺的“资金”本钱,依靠算法推荐技术将特定内容推送给垂直用户,获取广告收入。同时,手握抖音、西瓜视频等短视频产品,对长视频形成威胁。头条系已经成为长视频最大的敌手。


相比头条系横冲直撞的进入长视频,B站的发展可以说是稳步前进。在自身的发展命题上,B站的主题的破圈。


以年轻人的文化社区著称,B站的优势在于丰富的UGC内容和UP主们,它有一个非常良好的用户社区生态,是其他视频平台所没有的。根据B站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2019财年B站,营收达67.8亿,同比增长64%。全年净亏损为13.036亿,相比2018年的5.65亿,净亏损翻倍。


 

在B站的收入构成上,非游戏业务收入达到11.4亿,营收占比达到57%,游戏业务收入8.7亿,营收占比43%。数据显示,B站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达到5.7亿,广告收入占比2.9亿,电商及其他收入占比2.8亿。B站也有自身的短板,那就是自制内容上还没有凸显出优势,去年制作的网络电影和网络剧没有泛出水花,尽管有几部风评不错的综艺如《故事会》《非正式会谈》等,但都是小体量作品,热度没有办法和几大视频平台相比。


去年开始,B站接纳新用户了,邀请斗鱼一姐冯提莫、吴亦凡等影视明星入驻B站,首届bilibili新年晚会获得巨大成功,吸引了包括70、80后在内的广泛群体,B站的确出圈了。现阶段的B站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打通广告商、会员以及B站之间的联通。B站还在找它的模式。





微杂志 - 公众号搜索引擎

知识产权声明:版权属原作者